法律法规,学法守法

微信
手机版
豪仕法规
  • 谁会养一个小鬼当孩子?
    谁会养一个小鬼当孩子?
    我心想,可不是有仇么?杀身之仇还不够大?第331章 婆孙“谁啊。”给我们开门的是个老太婆。门刚开的时候,我只看到门挪开,却没看到开门的人,过了一会儿我才看到给我们开门的老太婆,她佝偻着身子,只有我腰那么高。老太婆一开门,看到我们满身的血迹,又看了看自己家铁门上的血,摇头无奈道:“铁根死了之后,这门上就一直被人泼血。”老太婆的话让我和老赵都为之一振,这个泼血的人,说不定就是凶手,就算不是,指不定也...
    2024-04-01
  • 变态男子,虐待儿童
    变态男子,虐待儿童
    我转过身,准备站起来,正好看到米嘉乖乖地跟着拐子坐回床边,她的神色很是平静,要不是她两只手上都是血,没人会相信她刚才做了那么血腥的事。第328章 下绊子“这是什么?”苏溪惊呼一声,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东西看。我顺着看去,她手上是带血的鬼蜕,我再看地面,鬼蜕掉了一地,每一片鬼蜕上都沾着我的血。我从地上爬起来,伸手在后脖子上胡乱摸着,鬼蜕已经没有了。米嘉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,现在我才明白过来,小鬼刚才仍然...
    2024-03-31
  • 殡仪馆成了地府的入口……
    殡仪馆成了地府的入口……
    走在通道里时,我回想着刚才那个梦,虽然这个梦做了好几次了,但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前面几次,我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梦中的自己,而这一次,我却成了黑衣人的操纵者,我有了自己的想法,我甚至还能在梦里记起苏溪。我成了他,看来,这最后的仪式成功了。第242章 灵异顾问等到我从殡仪馆出来时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,老远的,就看见苏溪跳着脚指向我这边喊道: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听得出来,她的声音尽量压抑着不...
    2024-03-14
  • 奇怪的邀约
    奇怪的邀约
    走了三个来回后,我准备回病房去看看,这时裤包里的手机却响了,是短信的声音,我拿出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发的,内容却是让我瞪大了眼睛——到住院楼一楼大厅来。第236章 三天之期我捏着手机,飞快地回道:“你是谁?”“这个你不用管。”看到他的这条回复,我一下就乐了,你他妈是谁啊,凭什么这么拽,老子偏就不下去。再说了,万一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怎么办,我可得把苏溪米嘉二人好好守着。想着,我把手机揣回了包里,推开...
    2024-03-12
  • 老妇亲手杀死女儿女婿!
    老妇亲手杀死女儿女婿!
    “学长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苏溪抬起头来,眼泪汪汪地看着我问。我扔掉蛇皮,扶着她站起来坐到了床边,待她情绪缓和一些后,我才把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她。第206章 小白的身世 “小白,小白它是死了吗?”苏溪听完,哽咽着说。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,我一直认为小白是猫灵,与真正的猫不一样,所以说,之前的它也不见得就是“活”的。到了这个时候,我也算是明白了那蛇皮的作用,想来它就是用来对付小白的吧,蛇与猫本就...
    2024-03-06
  • 恐怖的蛇头
    恐怖的蛇头
    第202章 每世都有个蔡涵 “大师,你要放下什么?”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。 他看着我,笑了笑,没有回答,而是问我:“你那块石头呢?”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那块绿色石头递给他,他拿在手中看了一会。他看的时候,我一直盯着他,发现他的脸色变了几次,眉头也时松时皱,让我的心绪也跟着不停地变化。 “昨天你离开后,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?”把石头交还于我时,大师又问我。 我于是把昨晚被人泼血之事告知于他,他听后,...
    2024-03-05
  • 女大学生昏迷,眼睛变成红色
    女大学生昏迷,眼睛变成红色
    医生给马小逸挂上了液体,又翻开她的眼睑看了看,刚看一下,医生就倒退了两步,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般。第140章 志远的感应“怎么了?”我担心地问。“她,她瞪了我一眼,眼睛好像还是红的……”医生有些不敢相信地说。听了这话,我心里一惊,随即想起刚才的事,皱眉走上前去,想要掰开马小逸眼睑看看。“我来试试。”这时,何志远却说话了,我疑惑地看了看他,最后侧了身子。何志远走到马小逸跟前,伸手翻开了她的眼睑。...
    2024-02-19
  • 校园“红衣女鬼”,闹得人心惶惶!
    校园“红衣女鬼”,闹得人心惶惶!
    “希望一举将两起案子的真相都弄明白!”我接着他的话说道。“肯定会的!不说了,公告印好了,我们得出去开始贴了,明天早上你们来学校就能看到。”刘劲说完后就挂了电话。第130章室友挂了电话,我一看时间,我俩竟说了半个多小时。我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心中隐隐有些激动,我其实很想与刘劲他们一起做这些事情,到最后再亲手把向军抓住,只可惜我不是警察。想到这里,我就发愁了,王国林一死,公司垮了,我也算是失业了,还得...
    2024-02-17
  • 杀了人,要不要自首?
    杀了人,要不要自首?
    王总让我杀周登的时候,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,亏我当时还天真地信了。第117章 有罪的人王总告诉我,刘思思死后,周登每天下班都会去刘思思家后面的西山公园呆一段时间,有时会呆得很晚。西山公园去的人比较少,而周登站的地方在山上,人就更少了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那天下午,王总把周登叫到了办公室,给他作了交待,让他把公司钥匙给行政部的其他人,并说是家里有事请了一天的假,同时,王总让他告诉家里公司安排他出差一...
    2024-02-14
  • 殡仪馆玻璃上的鬼影
    殡仪馆玻璃上的鬼影
    他像是笃定我会知道这钥匙是用来开哪间屋的,他也猜到我会带其他人与我一起,所以事先断了我的后路。现在我才算真正明白了他这昵称的含义,他真的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,不仅知道我的行踪,对我的心理活动也了如指掌。第091章 摸黑前行我想了又想,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刘劲,镜子只让我一个人过去,却没有说不能让人知道这事。刘劲听了后,第一反应就是我坚决不能一个人去,他怕这又是镜子一伙人的诱敌之术,前面几次我都是...
    2024-02-08
  • 女子做人情妇,不幸惨死
    女子做人情妇,不幸惨死
    刘思思的妈妈坐在床上,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一本相册,沉默不语,米嘉坐到了她的旁边。我有些不方便坐过去,就走到了窗户边,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。因为方位的问题,我的视线是落向窗外的,结果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。第088章 蓝色发夹刘思思卧室的窗户上安有防护栏,是往外支出去十多厘米那种。我坐在椅子上看窗外时,感觉到窗户上端有什么东西在飘动着,吸引着我的注意力。我顺着往上看去,就见着在防护栏顶端有两截黑色的布条...
    2024-02-07
  • 大学奸杀案,小树林里藏谜团
    大学奸杀案,小树林里藏谜团
    当我提出这个调查方向时,刘劲看着我,好一阵时间都没说话,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,就问他怎么了。“我发现这次你醒来后,智商似乎一下提升了很多啊,好多事情都想得很明白,条理也清晰。”刘劲啧啧地说道,嘴角带着一丝笑容。第085章 贵人刘劲这么一说,我还真觉得是这样,前段时间,我就像是一只被牵着鼻子的牛,对方让我去哪我就去哪,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完全没有自己的节奏,在看待发生的这一切事情时,也没有站在一个...
    2024-02-06
  • 殡仪馆停尸间,装着好朋友…
    殡仪馆停尸间,装着好朋友…
    本来我对这些“死物”是没什么欺许的,但上次吴兵给何志远的那张符似乎真有效果,想着,我就向拐子道了谢,郑重地接过了这枚玉观音。第065章 梦“谢文八的尸体就这样放在里面吗?”我将玉观音揣进内包后,问着拐子。于我而言,还是倾向于立即将他焚烧了,一具尸体总是比一盒骨灰恐怖许多。“唉,校领导都是吃屎的,昨天谢文八的妈去闹了过后,领导就给我们所里施压,不让烧尸体了,说是先缓几天,我只怕尸体这样放下去会再出...
    2024-02-02
  • 死人嘴里竟有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符纸,是谁要害我?
    死人嘴里竟有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符纸,是谁要害我?
    之前我一直以为吴兵所说的大贵之人是指蔡涵,现在看来,蔡涵很可疑,苏溪倒挺符合这个称谓的。第062章 厕所有事那天晚上,我又做了那个梦,梦见自己处于一个冰窖之内,浑身有些发冷,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,这次我倒没那么慌张了,我按着老医生的方法,放松身体去适应它,慢慢的,倒也真的习惯了。早上醒过来时,我摸了摸被窝里自己的身体,暖暖的。除了那个梦,整个晚上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,起床后,我打开门走出去,房梁上...
  • 身份可疑的怪老头
    身份可疑的怪老头
    我看他呆呆的,就打趣他说:“你这么喜欢,要不你过来当和尚算了。”说罢,我还在大脑里想象着他没有头发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何志远也摸着头憨笑了起来。“快看快看,那就是吴兵大师。”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,我也抬起头往刚才吴兵坐着的地方看去。第059章 真假吴兵此时吴兵已经站了起来,正要转过身,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尊容如何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他并没有穿在佛教里象征身份的袈裟,而是与其他僧人穿着相...
    2024-01-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