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法规,学法守法

微信
手机版
豪仕法规
  • 你头发上沾有怨气
    你头发上沾有怨气
    “什么台子?”女人满脸疑惑地问我。她的回答让我的心跳猛然加快了,我就让刘劲帮着我一起把床往外面移动了一米,露出了下面的水泥台子。第152章 轮回有道“这是什么时候砌的?”看到下面的台子,房东皱眉看着苏溪问。“不是你们弄的吗?”苏溪迟疑着说。“不是,我自己的房子我知道的。”刘劲上前去摸了摸水泥台,然后站起身来对女人说:“你们这屋子有些潮湿吧,苏婆以前住在这里,老年人多少都有些风湿,受不得潮,应该是...
    2024-02-23
  • 女子被迷药迷晕
    女子被迷药迷晕
    所以,往楼下走时,我就问:“苏溪,你给我说实话,这几天你有没有觉得顾安安有奇怪的地方?”第149章 表面的宁静“安安吗?没有啊,她与我说话什么的都与以前一样,只是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。”苏溪回答我说。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,为了苏溪的安全,我把心中对顾安安的疑虑都讲了出来。“不会是安安的,我们寝室四个人,安安与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。”苏溪摇着头说,根本听不进我的话。这时,刘劲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挥手让我们...
    2024-02-22
  • 杀了人,要不要自首?
    杀了人,要不要自首?
    王总让我杀周登的时候,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,亏我当时还天真地信了。第117章 有罪的人王总告诉我,刘思思死后,周登每天下班都会去刘思思家后面的西山公园呆一段时间,有时会呆得很晚。西山公园去的人比较少,而周登站的地方在山上,人就更少了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那天下午,王总把周登叫到了办公室,给他作了交待,让他把公司钥匙给行政部的其他人,并说是家里有事请了一天的假,同时,王总让他告诉家里公司安排他出差一...
    2024-02-14
  • 嘴角吐血,死不瞑目
    嘴角吐血,死不瞑目
    “噢,差点忘了,他也死了,死在了冯坚的办公室里。冯坚死后,他的办公室一直关着,所以刚开始你们同事都没发现,还是警察来了后,把整个公司搜查了一遍,才发现了他的尸体。”“他也死了?”我惊奇地问。第114章 他有什么目的“恩,他的嘴角有好些血渍,面前也有好大一滩血,应该是他吐的,他眼睛瞪得很大,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。另外,房间里还有一些烧过的香和黄纸。”刘劲回答我。“我与米嘉都是被他害的。”本来提起王总...
    2024-02-13
  • 可怕的五行阵法,到底是谁要害我?
    可怕的五行阵法,到底是谁要害我?
    我回头望了一眼,再次震惊了,门后面还站着一个周登,敢情刚才就是他关的门。第111章 五行凶阵3这样一来,我基本上是被三个周登包围了。即便是这样,我仍然没有害怕,我心中像是有团火在烧着。我用血红的眼睛看着他们,心里想着,管你变出多少个来,我一样灭了你!我的内心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溢着,看准了左前方的周登,大步走了过去。那周登似乎也等得不耐烦了,见我往他走了去,也向我这移动着步子,看起来倒与正常走路差...
    2024-02-12
  • 诡异衣服,穿上后就成了杀人犯
    诡异衣服,穿上后就成了杀人犯
    恰在这时,一阵声响传来,我的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,以为是棺材里的东西惊动了,可我马上反应了过来,这声音是从门上传来的。看来,是镜子来了。第094章 使命我赶紧转过身来,紧张地看着房门。门上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我既期待又忐忑。门,终于开了。当一身黑色运动服的苏亮推开门进来时,我惊讶得合不拢嘴。我早就知道,对方有三个人,蔡涵,苏亮,殡仪馆的内鬼,我一直以为镜子会是殡仪馆那人,没想到是苏亮过来。就像是一...
    2024-02-09
  • 女子做人情妇,不幸惨死
    女子做人情妇,不幸惨死
    刘思思的妈妈坐在床上,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一本相册,沉默不语,米嘉坐到了她的旁边。我有些不方便坐过去,就走到了窗户边,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。因为方位的问题,我的视线是落向窗外的,结果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。第088章 蓝色发夹刘思思卧室的窗户上安有防护栏,是往外支出去十多厘米那种。我坐在椅子上看窗外时,感觉到窗户上端有什么东西在飘动着,吸引着我的注意力。我顺着往上看去,就见着在防护栏顶端有两截黑色的布条...
    2024-02-07
  • 睡梦中,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
    睡梦中,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
    与刘劲的这一番通话,让我对近段时间要做的一些事情有了个方向,我觉得我们正有条不紊地向着真相前进,只希望对方的速度不要太快。打完电话都快十一点了,我洗漱完毕就上床睡觉,半夜,我却是被一阵猫叫弄醒了。第082章 血这是我第一次在半夜醒来时心中没有惊恐,有的只是喜悦。好些天了,我一直在寻找黑猫的踪迹,我甚至希望自己能碰到一只黑猫,哪怕不是苏溪的那只,至少也能让我高兴一会,可我毫无所获。对黑猫的期待已经...
    2024-02-05
  • 与尸体睡一起,是种什么体验?
    与尸体睡一起,是种什么体验?
    面前仍然一片漆黑,可当混着血液的溪水进入我眼中后,我眼中却是暗红一片。这个时候,我的身体突然安静了下来,我不相信是谢文八放过了我,或许是我的身体已经被他折腾得没有丝毫力气了吧,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起来……【以下为两万字付费大章,感谢大家支持。】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Notice: The content ab...
  • 女孩把未穿内衣健身照,发在朋友圈!男朋友看完炸了...
    女孩把未穿内衣健身照,发在朋友圈!男朋友看完炸了...
    近日,一个关于#女生健身穿衣#的话题引起了广大网友热议。一位女生表示自己着急去健身房,所以只穿了件很薄的衣服,忘记穿内衣了……健身完,她拍了张身材照发朋友圈,她男朋友看到后就炸了。女生在朋友圈晒身材照,还配这种文字……话说,这文字描述也是没谁了微笑脸她男朋友看到后就马上提醒她:「走光了,赶紧删掉它,让你的朋友看到会怎么想。」但是该女生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,还接连质问男生:「你难受什么啊?你对我不够...
    2024-02-03
  • 殡仪馆停尸间,装着好朋友…
    殡仪馆停尸间,装着好朋友…
    本来我对这些“死物”是没什么欺许的,但上次吴兵给何志远的那张符似乎真有效果,想着,我就向拐子道了谢,郑重地接过了这枚玉观音。第065章 梦“谢文八的尸体就这样放在里面吗?”我将玉观音揣进内包后,问着拐子。于我而言,还是倾向于立即将他焚烧了,一具尸体总是比一盒骨灰恐怖许多。“唉,校领导都是吃屎的,昨天谢文八的妈去闹了过后,领导就给我们所里施压,不让烧尸体了,说是先缓几天,我只怕尸体这样放下去会再出...
    2024-02-02
  • 我发现一个问题:花钱给公婆买房分开住,最开心的居然是老公!
    我发现一个问题:花钱给公婆买房分开住,最开心的居然是老公!
    文章来源于真实生活,用第一人称讲述,更简单直接。晚上和老公聊天,突然想起我们给公婆买的养老房十月份就到手了。其实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出租,等孩子上一年级再告诉公婆这件事,正好孩子也能分房睡了。可是昨晚突发奇想,觉得是不是可以等过年的时候给公婆一个惊喜。我的想法是和老公一人准备一个红包,各自装上一把钥匙,说是送给公婆的新年礼物,想看看公婆到时候什么反应,估计会激动的抹眼泪吧!毕竟公婆给我们结婚,还有...
    2024-02-02
  • 死人嘴里竟有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符纸,是谁要害我?
    死人嘴里竟有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符纸,是谁要害我?
    之前我一直以为吴兵所说的大贵之人是指蔡涵,现在看来,蔡涵很可疑,苏溪倒挺符合这个称谓的。第062章 厕所有事那天晚上,我又做了那个梦,梦见自己处于一个冰窖之内,浑身有些发冷,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,这次我倒没那么慌张了,我按着老医生的方法,放松身体去适应它,慢慢的,倒也真的习惯了。早上醒过来时,我摸了摸被窝里自己的身体,暖暖的。除了那个梦,整个晚上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,起床后,我打开门走出去,房梁上...
  • 身份可疑的怪老头
    身份可疑的怪老头
    我看他呆呆的,就打趣他说:“你这么喜欢,要不你过来当和尚算了。”说罢,我还在大脑里想象着他没有头发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何志远也摸着头憨笑了起来。“快看快看,那就是吴兵大师。”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,我也抬起头往刚才吴兵坐着的地方看去。第059章 真假吴兵此时吴兵已经站了起来,正要转过身,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尊容如何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他并没有穿在佛教里象征身份的袈裟,而是与其他僧人穿着相...
    2024-01-31
  • 我33岁,月薪5千对外说5万,如今肠子悔青:不该装有钱
    我33岁,月薪5千对外说5万,如今肠子悔青:不该装有钱
    导语人没钱容易被人看不起,这是大多数人脑海里的观念。因此日常生活中,大部分人都很不喜欢和别人谈起自己的收入,即使说起来,多少也会再加一点,听起来舒服。可有虚荣心没关系,人人都有,但过分夸张,便容易给自己带来麻烦了。33岁的小刘,在一线城市做销售,因为好面子,月薪5千对外说月薪5万,一开始惹来老家人不少的羡慕。可后面小刘才发现,为了圆这个谎话,自己过得是那么的辛苦,短短两年下来,自己便负债40几万...
    2024-01-31